?
当前位置:首页 > 黄石市 > 看见老公用被子蒙住了头, 譬如《妻宴成群》

看见老公用被子蒙住了头, 譬如《妻宴成群》

2019-09-09 08:53 [辽源市] 来源:水木社区

  譬如《妻宴成群》,看见老公用许多读者把它读成一个‘旧时代女性故事“。或者”一夫多妻 的故事“,看见老公用但假如仅仅是这样,我绝不会对这篇小说感到满意的。

糖果店的冷饮柜已经使用多年,被子蒙住每到夏季它就发出隆隆的欢叫声。一块黑板放在冷 饮柜上,被子蒙住上面写着冷饮品种:赤豆棒冰四分奶油棒冰五分冰砖一角汽水(不连瓶)八分。 女店员在夏季一次次怒气冲冲地打开冷饮机的盖子,掀掉一块棉垫子,孩子就伸出脑袋 去看棉垫子下面排放得整整齐齐的冷饮,他会看见赤豆棒冰已经寥寥无几,奶油棒冰和 冰砖却剩下很多,它们令人艳羡地躲避着炎热,呆在冰冷的雾气里。孩子也能理解这种 现象,并不是奶油棒冰和冰砖不受欢迎。主要是它们的价格责了几分钱。孩子小心地揭 开棒冰纸的一角,看棒冰的赤豆是否很多,挨了女店员一通训斥,她说,看什么看?都 是机器做出来的,谁还存心欺负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棒冰,吵吵吵吵吵得肚子都结冰! 孩子嘴里吮着一根棒冰,手里拿着一个饭盒,在炎热的午后的街道上拼命奔跑,饭盒里 的棒冰在朗朗地撞击着,毒辣的阳光威胁着棒冰脆弱的生命,所以孩子知道要尽快地跑 回家,让家里人能享受到一种完整的冰冷的快乐。最炎热的日子里,头,整个街道的麻石路面蒸腾着热气,头,人在街上走,感觉到塑料凉鞋 下面的路快要燃烧了,手碰到路边的房屋墙壁,墙也是热的,人在街上走,怀疑世上的 人们都被热晕了,灼热的空气中有一种类似喘息的声音,若有若无的,飘荡在耳边。饶 舌的、嗓音洪亮的、无事生非的居民们都闭上了嘴巴,他们躺在竹躺椅上与炎热斗争, 因为炎热而忘了文明礼貌,一味地追求通风,他们四仰八叉地躺在面向大街的门边,张 着大嘴巴打着时断时续的呼噜,手里的扇子掉在地上也不知道,田径康的裤腿那么肥大, 暴露了男人的机密也不知道,有线广播一如既往地开着,说评弹的艺人字正腔圆,又说 到了武松醉打蒋门神的精彩部分,可他们仍然呼呼地睡,把人家的好心当了驴肝肺。

看见老公用被子蒙住了头,

下午三点钟,看见老公用阳光发生了可喜的变化,看见老公用阳光从全线出击变为区域防守,街上的房屋 乘机利用自己的高度制造了一条“三八线”,“三八线”渐渐地游移,线的一侧是热和 光明,另一测是凉快和幽暗,行人都非常势利地走在幽暗的阴凉处。这使人想起正在电 影院里上映的朝鲜电影《金姬和银姬的命运》,那些人为银姬在三八线“那测的悲惨命 运哭得涕泅横流,可在夏天他们却选择没有阳光的路线,情愿躲在银姬的黑暗中。太阳落山在夏季是那么艰难,被子蒙住但它毕竞是要落山的,被子蒙住放暑假的孩子关注太阳的动静, 只是为了不失时机地早早跳到护城河里,享受夏季赐予的最大的快乐。黄昏时分驶过河 面的各类船只小心谨慎,因为在这种时候整个城市的码头、房顶、窗户和门洞里,都有 可能有个男孩大叫一声,纵身跳进河水中,他们甚至要小心河面上漂浮的那些西瓜皮, 因为有的西瓜皮是在河中游泳的孩子的泳帽,那些讨厌的孩子,他们头顶着半个西瓜皮, 去抓来往船只的锚链,他们玩水还很爱惜力气,他们要求船家把他们带到河的上游或者 下游击。于是站在石埠上洗涮的母亲看到了他们最担心的情景,他们的孩子手抓船锚, 跟着驳船在河面上乘风破浪,一会儿就看不见了,母亲们喊破了嗓子,又有什么用?夜 晚来临,人们把街道当成了露天的食堂,许多人家把晚餐的桌子搬到了街边,大人孩子 坐在街上,嘴里塞满了食物,看着晚归的人们骑着自行车从自己身边经过。你当街吃饭, 必然便宜了一些好管闲事的老妇人,有一些老妇人最喜欢观察别人家今天吃了什么,老 妇人手摇一把葵园,在街上的饭桌间定走停停,她觉得每一张饭桌都生意盎然。吃点什 么明?她问。主妇就说,没有什么好吃的,咸鱼,炒萝卜干。老妇人就说,还没什么好 吃的呢,咸鱼不好吃?天色惭渐地黑了,街上的居民们几乎都在街上,有的人家切开了 西瓜,一家人的脑袋围拢在一只破脸盆上方、大家有秩序地向脸盆里吐出瓜籽,有的人 家的饭桌迟迟不撤,因为孩子还没回来,后来孩子就回来了,身上湿漉漉的。恼怒的父 亲问儿子:去哪儿了?孩子不耐烦地说,游泳啊,你不是知道的吗?父亲就瞪着儿子处 在发育中的身体,说,吊船吊到哪儿去了?儿子说,里口。父亲的眼珠子愤怒得快爆出 来了,让你不要吊船你又吊船,你找死啊?就这样当父亲的在街上赏了儿子一记响亮的 耳光,左右邻居自然地围过来了。一些声音很愤怒,一些声音不知所云,一些声音语重 心长,一些声音带着哀怨的哭腔,它们不可避免地交织起来,喧器起来,即使很远的地 方也能听见这样丰富浑厚的声音,于是有人向这边匆匆跑来,有人手里还端着饭碗,他 们这样跑着,炎热的夏季便在夜晚找到了它的生机。头,船

看见老公用被子蒙住了头,

到常熟去的客船每天早晨经过我家窗外的河道,看见老公用是轮船公司的船,看见老公用所以船只用蓝色 和白色的油漆分成两个部分,客舱的白色和船体的蓝色径渭分明,使那条船显得气宇轩 昂。每天从河道里经过无数的船,我最喜欢的就是去常熟的客船,我曾经在美术本上画 过那艘轮船,美术老师看见那份美术作业,很吃惊,说,没想到你画船能画得这么好。孩提时代的一切都是易于解释的,被子蒙住孩子们的徐鸦往往在无意中表露了他的挚爱,而 我对船舶的喜爱甚至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看见老公用被子蒙住了头,

我记忆中的苏州内河水道是洁净而明亮的,头,六七十年代经济迟滞不动,头,我家乡的河 水却每天都在流动,流动的河水中经过了无数驶向常熟太仓或昆山的船。最常见的是运 货的驳船队,七八条驳船拴接在一起,被一条火轮牵引着,突突地向前行驶,我能清晰 地看见火轮上正在下棋的两个工人,看见后面前驳船上的一对对夫妇和他们的孩子,让 我关注的就是驳船上的那一个个家,一个个年龄与我相仿的孩子,这种处于漂浮和行进 中的生活在我眼里是一种神秘的诱惑。

我热衷于对船的观察或许隐藏了一个难以表露的动机,看见老公用这与母亲的一句随意的玩笑 有关,看见老公用我不记得那时候我有多大,也不知道母亲是在何种情况下说了这句话,她说,你 不是我生的,你是从船上抱来的。这是母亲们与子女间常开的漫无目的的玩笑,当你长 大成人后你知道那是玩笑,母亲只是想在玩笑之后看看你的惊恐的表情,但我当时还小, 我还不能分辨这种复杂的玩笑。我因此记住了我的另一种来历,尽管那只是一种可能。 我也许是船上人家的孩子,我真正的家也许是在船上!我不能告诉别人我对船的兴趣有 自我探险的成份,有时候我伏在临河的窗前,目送一条条船从我眼前经过,我很注意看 船户们的脸,心里想,会不会是这家呢?会不会是那家呢?怀着隐秘打量世界总是很痛 苦的。在河道相对清净的时候,我常常看见一条在河里捞砖头的小船,船上是母女俩, 那个母亲出奇地瘦小,一条腿是残废的,她的女儿虽然健壮高挑,但脸上市满了雀斑, 模样很难看,这种时候我几乎感到一种恐怖,心想,我万一是这家人的被子怎么办?也 是在这种时候我才安慰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事,这是胡思乱想,有关我与船的事情都是 骗人的谎话。聂鲁达的这韶歌唱劳动者的诗篇是几乎整个世界的诗歌爱好看的必读课。年轻浪漫 的心、被子蒙住正直朴素的灵魂总是会附和这种热烈多情的歌唱,被子蒙住从而在心灵深处留下不可磨灭 的印象。

我见过的森林是在西双版纳,头,汽车从景洪向中缅边境奔驶,头,途中要穿越大片的一望 无际的热带森林,我记得那些森林呈现出一种近乎发黑的绿色,那大概是因为百年老树 完全遮挡了阳光,阳光在这样的森林里徒劳无功,失去了它美丽的功效,失去了光的层 次,因此我的印象中热带森林是黑色的、潮湿的。我没去过中国北部的大兴安蛤,看见老公用只是在一些电影或者画报上见到了那些寒带森林的 照片。照片应该是被摄影师美化过的设计过的,看见老公用但不知为什么我固执地认为我没见过的 大兴安岭的森林才是诗歌中歌唱的那种森林,才是聂鲁达为之歌唱的森林。

寒带的森林在美感上是得天独厚的,被子蒙住因为山岭起伏森林也起伏着,被子蒙住因为生长气候四 季分明森林的色彩也随季节变幻着,因为松柏类树木天生的雄性气概森林也显得刚正不 阿、威风凛凛,更因为冬天大雪,满山大树银装索裹,那里的森林便成为一个美妙而洁 净的童话世界,当伐木工人踩雪上山,当他们手中的油锯响起来的时候,我们听见了劳 动的声音,也听见了一类诗歌高亢的节奏。我是在阐述森林与诗歌的关系吗?好像是好像又不是。我生活在距离森林千里之遥 的东部城市,头,只能从家中的水曲柳家具上闻一下已经模糊不清的森林的气息。但是我还 是固执地说,头,我热爱森林,并且热爱着在诗歌中伐木的那些伐木工人。假如这样的说法 有点矫情,那不是我的错,是聂鲁达的错,或者说是诗歌的错。

(责任编辑:濮阳市)

推荐www.hg7788.com|官网